渴望生长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3日    点击数:   【收藏】  【打印文章

随着年龄的逐渐增大,近几年常常会有一种莫名的“紧迫感”。这种紧迫感,竟然使我迸发出自己在少年读书时都没有的冲劲。也许是在这种冲劲的促使下,自己的眼睛里常常看到的一切向上的力量,都是那么亲切和生动,比如草木萌生,鲜花盛放,又比如年轻的学子积极求知,社会中的善心向上,都常常使我感动不已。    

本次上海之行,其实内心还是有几分牵挂。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自己很有幸被学校推荐参评“顺德区语文骨干教师”,所需材料还没有准备齐全。交给他人,又担心自己的参评资料不好找齐。所幸,最后黄老师和叶科帮了很大忙,整理资料,扫描原件,上传资料都一并顺利完成,感恩身边有这么好的同事!    

但心里再有牵挂,来到上海学习都要以最积极的心态来面对。现在看来,此次上海之行所遇到的培训老师都是非常认真负责,且经验和研究水平相当高。真是满载而归,不虚此行!    

2017 10 21 上午,上海市存志实验中学的申淑敏老师为我们做了“美丽的情感教育——做幸福的班主任”。    

申老师从“教师的幸福是什么?”开题,分四个方面展示了她在二十几年的班主任生涯所见所感。    

第一个方面“用情感的智慧行走”,申老师提出了未来的人才必须是“情商 + 智商 + 动(洞)商”三商合一的人,比如马云。其中,申老师提出要做好班主任需要:欣赏·关爱——带着微笑善待每个孩子,审美·崇善——给孩子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宽容·淡定——给学生展示美的机会。特别是关于宽容,申老师认为:有了宽容,才能够等待;有了宽容,才会有唤醒;有了宽容,才会有教育。    

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申老师的班级管理的很多重大措施是通过班级的“全体扩大会议”共同商讨决定的。亲子“读书会”更是申老师引导家校合作,学生上进的利器。    

第二方面“生命在于运动,教育在于德育”,申老师通过种种方法引导所有家长认识到,自己应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思想,关爱班级的所有孩子,就像关爱自己的孩子。同时,也引导班级的同学,关爱其他家长就像关爱自己的父母。这种和睦亲善的氛围,对于提升家长——学生——老师之间的关系,效果明显。    

2017 10 21 下午,华东师范大学的李伟胜教授为我们做了“深度开发班级的教育功能——在国际视野中理解中国学校的工作”。    

李教授是这方面国内的专家,他从:班级功能需要深度开发——从国际交流的 2 个案例谈起,深度交往促成主动学习——以作文教学的 3 个课例为参照,民主交往培育独立人格——以班级生活的 3 层选择为参照,三个方面展开。深度阐发了自己的研究和认识,真是令人豁然开朗,胜读十年书。    

对于“班级功能需要深度开发”,李教授从国际交流的 2 个案例谈起。在上海 15 岁学生两次参加 PISA 测试连续取得全球第一之后,英国教育部近日宣布,全国约 8000 所小学将采用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学生学习数学的方法,并为此向这些学校拨款 5400 万美元。据介绍,这项改革涉及全英国约一半小学。    

李教授对此现象深入研究,总结出“中国数学教育秘密”:    

1. “相信”与“期望”。    

……上海学生数学成绩好的首要原因是,上海的老师普遍相信,每个孩子都能够学好学校所教的基础数学,上海老师和家长对每个孩子都寄予很高的期望,由此形成了合力。    

2. 数学教师的专业性较强。    

3. 重视“在职进修”,强调“集体分享”。    

4. 中国传统数学教学方法和信念,让学生在玩中学。    

5. 小步教学和教学中采用不同变式,让学生从多侧面和多形式的变化中真正掌握知识的内涵。    

6. 对教育中长期规划的重视。    

并借用李家成教授对于中美班级教学的优劣,认为中国的教室,具有美国教室难以具有的功能。“”中国的学校,在为学生创造一个丰富的生活世界;中国的教室,具有美国教室难以具有的功能——它提供了独特的四大空间,与美国中小学中的橱柜类似,但其丰富性、复杂性、发展性,又远远大于它。    

1 )提供给学生稳定、安全的物理空间。    

2 )提供给学生密切交流、合作的社会空间。    

3 )提供给学生在群体中吸取资源、健康发展的个性空间。    

4 )提供给学生参与丰富的班级生活、自主创造日常生活的发展空间。    

并由此指出,“也许,美国学生缺的不仅是一个“稳定的教室”,更是一种“班级生活”,一种“同伴文化”……”。此种见识,真的令人震惊式地认同。    

对于“深度交往促成主动学习”,李教授借用张鲁川( 2016 )在 2016 5B )的《现代教学·思想理论教育》中《高中走班制改革背景下对“班级”本体价值之思考》一文观点:一些美国学者已经意识到“走班”模式的缺陷,并开始探索类似我国“班级”的一群年龄相仿的孩子若干年固定地生活在一起的组织形式。    

北京十一中的“走班制”其实就是仿效美国的做法,不但没有什么新意,也表明学校对“班级”的理解仅停留在肤浅的工具价值层面。    

如果按照他们的工具性思路走下去,不仅班级可以取消,学校也终将由于其作为教育组织机构的合法性依据的消解而被社会教学机构和网络在线教育所替代。学校走班制”的全面推广很可能成为学校自身的掘墓人。    

并由此提出自己的反思:类似举措背后的“个性化教育”理念是什么?    

1 )将“个性化”等同于“个别化”,进而从教育的角度关注为每一位学生个体提供可选的(而非大一统的)教育资源……    

2 )将“教育”等同于“教学”……将认知学习作为教育活动的主线(尽管同时考虑到了三个维度的目标)    

这种教育方式的潜在的风险是忽视了比这更为复杂、且内涵更为丰富的“人格”的培育,而在心理学意义上“人格”与“个性”其实是同一个概念的不同表述方式,它们都是“ personality ”。    

对于“民主交往培育独立人格”,李教授认为:同时实现双层目标,也就是让个体更好地参与群体生活同时群体生活也让个体得以敞现活力。我们应做的选择是:班级生活中本来就有“群体交往方式”;现在要做的是实现“高品质的群体交往”。    

2017 10 22 上午,上海市闵行区莘庄镇小学的冯志兰老师为我们做了“我们的品牌我做主”的讲座。    

冯老师从“班集体特色”和“特色班集体”两个概念辨析开场,为我们展示了她在这方面的深入研究和理解。由此,从话语平台、岗位设置、制度产生、活动机制和网络共建五个方面展开,充分展示了自己的班集体文化方面的实践和研究。    

其中,特别引起我关注的是冯老师班级文化建设的“话语平台”的 心情语报 。这是冯老师和大家沟通的重要方式之一。同学们有些心里话可能不敢当面说,就用写信的方式,把写好的信投进心情语报箱内。    

我的感悟是 : 只要给孩子们设计出一个好的展示平台,孩子们就会还你一个奇迹!而另一个特色措施“循环日记”,这种方式不但减少同学作文写作难度,通过不同同学在同一本子上写日记,增加同学们的思维广度。他的具体操作是 : 组成 作文水平异质小组 4 人一组,每人负责一天,其他三人圈点勾画,加以点评。后来,还加上了 家长循环日记 ,家长从后往前写。好处是既让家长了解了孩子们心中所想,又调动了家长关心班级的热情,非常好!    

    在展示完了自己的班级特色文化措施后,冯老师还提出了自己在表面的措施后的深入研究:    

1. 明确基本点:特色班集体创建要促进教育生态的均衡发展和师生的共同成长,提高特色班集体建设的水平和品质。    

学生的主体作用 —— 全员参与、自主发展    

教师的主导作用 —— 指导引领、信任鼓励    

2. 找准 结合点:教育部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德育工作的意见》    

《上海市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2020 年)》    

《关于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长效机制的实施意见》(沪教委德 [2014]35 号)    

《上海市学生民族精神教育指导纲要》、《上海市中小学生命教育指导纲要》    

班集体特色的创建要上接天线,下接地气。    

学校文化的背景    

班级学生的实际    

3. 重视 衔接点 :特色创建要重视各年段活动之间的内在联系及有效衔接。    

学生的身心发展规律    

班级特色内容的类型    

4. 寻找 突破点 单项突破(某一方面的特色)    

整体发展(带动全局,优化班级的文化)    

有措施,有研究,这就是一位优秀班主任的成功所在,值得我好好学习。    

2017 10 22 下午,上海市中小学德育研究会会长的陈镇虎老师为我们做了“师生关系的小船怎么说翻就翻——如何改革创新师生关系专题研究”。    

陈老师就师生关系从教育部文件谈起,提出了“传承中华传统美德”和“回归教育本质”两大主题。以“七个改变”和“七个学会”来解决当前师生沟通不畅,关系紧张的局面。言之凿凿,极有说服力。    

总之,外出学习一能接触到更多、更深入的认识和理解,同时还能开阔眼界,加深自我的思考。

作者:费贞元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