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中国大历史有感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9日    点击数:   【收藏】  【打印文章

读中国大历史有感

                                     作者:王裕伟

近期读了黄仁宇先生的《中国大历史》,加深了原来记忆中有关中国古今历史的印象,从作者在海外的经历,不同的视角、重点提取综合评判的写作手法,更是从另一个角度了解了中国历史,并更新了对现实的理解。

《中国大历史》的作者黄仁宇,生于湖南长沙,1936年入天津南开大学电机工程系就读。抗日战争爆发后,先在长沙《抗日战报》工作,后来进入国民党成都中央军校,1950年退伍。其后赴美攻读历史,获学士、硕士、博士学位。曾任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副教授及哈佛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参与《明代名人传》及《剑桥中国史》的集体研究工作。

黄先生在《为什么称为“中国大历史”》的自叙中坦言,关于这“大历史”的思路,起源于给外国学生讲授中国历史的实际需要。大凡学习历史不可能具体到历史中的每一个细节,为了教学的需要,作者乃开始将这中国几千年历史予以压缩。而到后来,这“大历史”的综合研究方法更成为作者的一种研究思路。

于是,就有了这23万字的《中国大历史》。

《中国大历史》没有太多的史料堆积,以文化、地域、体制为主线分析了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变迁。在中国的土地上,自耕农的农业模式,在抵抗自然风暴、外敌入侵等外界因素上,迫切需要大家团结起来,共同应对,那么大的统一的国家似乎就成了历史发展必须的诉求。在封建社会时期,在中国也确实创造了当时世界上最辉煌的统治阶段,产生了当时最成功的国家模式。

然而最终是什么让华夏儿女走到一起,团结起来呢?是文化还是体制?

首先,中华民族长久以来都主要以分散、独立的小耕农,以家庭为单位。为了让人们安定下来,减少流动,使统治变得容易起来,中央集权的体制也就孕育而生。长期的封建社会终于通过这种体制稳定了农民,并向他们征收了大量赋税。这些税收养活了整个官僚阶级,并且促进了当时的科技进步。其次,儒家文化和佛教的引入,规范了道德观念,教化了大众,进一步健全和弥补了体制上的不足。使得这一体制,得以辉煌数千年。就算强势入侵的外族,也无法摆脱这一体制。整个古代史,就是一个农业文明的演变,有自己的体制和体系,但最终却注定无法适应工业革命的巨大冲击。

中国历史上很多错综复杂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制度危机,缺乏一种内外融合、兼收并蓄的制度,那只能由更新的一种革命来完成这一任务。由周公开始,中国政治家、思想家总是力图通过人为的尽善尽美的组织方案来治理这个老大帝国,但庞大又不按专业技能分科的官僚组织,仅靠教化和纪律来控制,是注定不可能适应新时代的。黄先生指出,中国传统社会“假设多于实践”,“以满足民间最低的期望为目的”,“乃是组织简单、效能低下的政体,既缺弹性,也欠实力”。中国的行政何以不能像西方那样理性化?他以“潜水艇三明治”形容传统中国――上层是没有明显差异的庞大官僚体系,底层是没有明显差异的广大农民。

黄仁宇的《中国大历史》为解读中国历史提供了相当精彩的角度。

作者: 来源: